中文版 | English
 
新11选5技巧 張大煜院士:在科研生涯中,對我影響最大的人
首頁
張大煜傳
紀念活動
回憶評說
往期講座
專項基金
聯系我們
 
  回憶評說
 
張大煜院士:在科研生涯中,對我影響最大的人
 
盧佩章

1949年我來到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到大連后即受到張大煜院士的悉心培養,在他的指導下于1958年獲得了副博士學位,逐漸成長為一名科學工作者,并盡我所能,有幸為祖國、為人民做了一點事情。這些都得益于張大煜院士對我的培養。

張大煜院士對我的培養以及與他共同工作的經歷和感受在我70歲時出版的《盧佩章選集》中已經多次談及。在選集的“一點體會”中曾談到“晚年的張大煜先生又給我一次刺痛心靈的深刻教導。在1986年8月21日早上,他當時病已很重,我去北京開會時,抽空去看他,他神志已經不清楚,問我到北京來做什么,我告訴他,是來開會的,他又問,連續三次,最后他說我是接他到研究所上班。我扶著他,他手中捧了一包書和資料照了一張珍貴的相片(見上圖)”。 
在我科研的一生中,他對我影響最長,幫助最大,最突出的就是言傳身教給我:中國的科學家應有一顆熱愛祖國、熱愛科學的心。正是受到導師張大煜院士的這種教導,我和同志們一起,不論在艱苦的六十年代,還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槍炮聲中,仍然堅持在實驗室三班倒,為祖國國防事業的發展,例如為解決核燃料濃縮和核潛艇密閉艙空氣凈化等過程中的分析難題做了一些工作,并且在完成大量分析任務的同時,及時采用和發展新技術,緊緊抓住學術關鍵不放,進行系統研究,從而發展了學科,提高了科學水平,也不斷地培養集體的開拓精神和實事求是、嚴格認真的作風。 
我的選集由于當時主要刊登的是已公開發表的所有學術上的論文題目和從中選出的49篇文章,所以未談任務背景。而在我80歲時出版的《難忘的歲月》一書是以張大煜院士對我的培養為核心來進行回顧的,更詳細地談到了張大煜院士對我的培養和教導。
在書中的第一章“知足者常樂,安度晚年”(20頁)中談到我是在張院士的指導下發表了第一篇文章,也是在他指導下獲得了1953年國家自然科學三等獎,并刊登了文章的題目以及我在張大煜院士銅像前的留影及與其家人的合影。在本章的21頁中刊登了“一九五九年大化所第一屆副博士研究生畢業留念”的照片,我的導師張大煜院士坐在前排,他指導我的那篇文章當時是我第一篇,也可能是中國第一篇氣相體積色譜的研究生論文,并貫徹張所長教導,響應“任務帶學科,學科促任務”號召,不僅使體積色譜解決石油氣分析的方法,并在全國推廣,以后又發展了氣-液色譜法,在石油化工中得到廣泛應用,奠定了色譜學科基礎,也培養出一批優秀的色譜學者。同時提到“回顧59年前,為將色譜列入國家規劃,我的導師張大煜院士做了艱巨的努力,… …”。這再次說明了色譜學科成為大連化學物 理研究所四大學科方向之一,張所長的功勛是不可磨滅的。
在第二章“五十五年科研,集體中的小兵”正文的第一頁(43頁)再次談到張院士對我的培養,也再次刊登了我在張大煜院士指導下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及在張院士銅像前的留影。正是在張大煜院士的教導和影響下,我們60年代即將科研方向轉向國防工業,和沈陽金屬所合作建立真空熔融氣相色譜法,測定金屬鈾中痕量氬的含量;后又克服重重困難,和化學所、二機部等單位合作完成 “六氟化鈾生產中UF6、F2、HF、N2組分”的分析方法和儀器。70年代,受國防部門委托,完成了兩種不同要求的密閉艙內大氣成分自動分析色譜儀,供飛船及核潛艇使用,并獲得科技大會獎。而我始終認為自己只是集體中的一個小兵。我們不負張院士所望,創建了國家色譜中心,現在已經成為國際一流的色譜研究中心。
而在第三章“培養青年是歷史的責任”的前言中我談到“… …,張大煜教授為祖國科學事業發展的敬業精神令我深受感動,終生受益。他教導我,中國的科學家應有一顆熱愛祖國,熱愛科學的心。… …”。正是張大煜院士對我熱愛祖國,熱愛科學的教導,使我在培養研究生時也重點培養他們對科學的熱愛及正確的學術思想。因而我的研究生大部分都回國工作,并且許多均留在所內工作,他們現在都已經有了自己的研究集體,成為博士生導師,副所長、副部長、室主任等,他們又培養了一批色譜人才。
張院士不僅是培養人才的楷模,在學術上也見解獨到,高瞻遠矚,正是受他這種前沿學術思想的影響,在改革開放后,使我及時與國外的色譜學者取得聯系,并建立了長期的各種合作關系,包括科研人員的交流,儀器生產方面的合作等等,這種合作關系一直持續到今天。這在《難忘的歲月》一書中的第四章“為了祖國走向世界”中作了詳盡的介紹。
我的一生都受益于張大煜院士對我的培養和激勵,使我在80年的風雨人生中始終保持樂觀的人生態度和對客觀事物的清醒認識。2005年5月我在浙江大學與年輕人座談,座談的題目是“什么是科學家的最大幸福”。座談中我講了幾句話是對80年風雨人生的總結。即“人是動物,是一個有思想的動物,要用聰明和智慧來決定自己的行動而不是感情用事,黨中央提出建立和諧社會十分正確,一個人不能只考慮自己,還要考慮別人、國家。國家強盛了,個人才有發展。人總是要死的,一個科學家最大的幸福是能對社會、人類作出些貢獻。科學家要有創新,必須有堅實的理論和技術基礎,有一顆熱愛科學的心,才能選準方向,堅持下去。和平社會是人類的希望,因而為健康長壽服務的生命科學是今后發展的重要方向。而作為分析化學家,解決復雜混合物的分析、分離是當務之急,特別是在人體尿樣分析、中草藥分析、環境污染指紋譜圖庫的建立中將會起到重要作用。我老了,只能寄希望在年輕人身上”。
 
作者簡介  盧佩章,分析化學家,福建省永定縣人,1925年10月生于杭州。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Copyright ? 2006-2019.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