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新11选5技巧 細微之處見忠誠
首頁
張大煜傳
紀念活動
回憶評說
往期講座
專項基金
聯系我們
 
  回憶評說
 
細微之處見忠誠
 
郭永海

張大煜同志經歷了舊社會的凄慘、顛沛的生活,1948年底在上海經地下黨的介紹,他毅然奔赴東北解放區參加革命建設,是化物所的創始人之一,在化物所工作了28年,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處處流露出了對祖國和人民真摯的深厚感情。

1959年9月在國慶十周年前夕,他在大連日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理想的幻滅和實現》,談到了他對新舊社會的對比和感受: “當時通貨惡性膨脹,學校經費奇緊,無法進行科研工作。為了維持一家生活,我就為私人進出口公司作工廠設計工作。科學救國、工業救國的理想,這時已化為烏有。過去的崇高理想,在國民黨反動派統治下已完全幻滅,而個人已淪為海派教授,近乎跑街,類似買辦,捫心自思,淚下沾襟。自感猶如孤舟渡海,在黑暗中任憑狂風巨浪,顛簸飄搖……”1948年底,他來到東北解放區后欣然感到:“解放區處處陽光普照,朝氣蓬勃,頓覺心情舒暢,大有來之恨晚之感,當我看到鞍鋼、撫順工業規模巨大,工人興高采烈地恢復生產時,心想這才是工業救國的處所和榜樣……參觀研究所時,見到很多設備及圖書,真象我心目中的天堂……”
1957年6月張大煜同志率合成燃料代表團去捷克斯洛伐克考察人造石油方面的研究情況,受到了友好熱情地接待。參觀考察完了后,主人安排他們去游覽。當時正值國際電影節的前夕,歐美來的游客很多,到處車水馬龍,這個新中國科學家代表團很受人注視,人們紛紛投來了敬慕的眼光。在餐廳用餐時,在全餐廳一致注目下,服務員特意把一面小五星紅旗放在他們的餐桌上。張大煜同志頓時激動萬分,幾乎流下了熱淚……回想起解放前他在德國留學時受盡恥辱,對比今天在捷克斯洛伐克所受到的熱情禮遇,感慨萬千。他深深感到作為一個新中國公民的自豪。
他來所工作后,以所為“家”。除去籌劃、管理全所的研究工作外,他還有負責課題組的研究工作,盡管很繁忙,但他也一定擠出時間親自參加研究工作。有時他去外地出差剛回來,已經是晚上了,但他仍然要到課題組里來了解倒班同志的實驗進展情況,察看實驗數據,與同志們一起討論研究一些問題。他為人正派,顧全大局,對人對事出于公心,從不憑借自己手中的權利為自己的課題組去爭人、爭經費、爭儀器設備;總是首先考慮全所其它研究室及課題組的需要。更不用說去謀什么私利了。
他淡泊名利,甘為人梯,對培養科技人才十分重視,也很愛惜人才。他學風民主,善于聽取各方面的意見,積極組織開展學術討論以及不同學術觀點的爭論,以活躍學術思想,互相促進,將研究工作不斷地引向深入,渴望有更多的科技新秀茁壯成長。這充分體現了他對祖國科技事業的高度責任感。張大煜同志待人寬厚,謙虛和藹,以身作則,言傳身教,總是以啟發、引導的方式來教育培養年輕的科技人員。
張大煜同志學識淵博,治學嚴謹,勇于創新,根據他多年從事催化方面的研究工作不斷地實驗、總結,在1960年初的學部大會上,他創造性地提出了“表面鍵理論”,有力地推動了催化基礎研究的發展。1977年12月張大煜同志調離化物所去北京中國科學院感光化學研究所工作后他仍然委托化物所呂永安等研究人員繼續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工作,并經常來電話過問工作的進展情況。可見他對研究工作的執著追求,對科學事業的忠誠。
張大煜同志在政治思想上積極追求進步,依靠組織,堅信共產主義理想。中共大連市委在高級知識分子中發展新黨員時,他第一批被批準光榮地參加了中國共產黨,他十分激動。在文章中他寫到:“我認識到只有無產階級的科學共產主義才是人類的偉大理想,為這個理想而奮斗終身,是我人生最有意義的事。”
 
作者簡介:郭永海,男,1928年8月出生,1948年11月至1988年10月在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工作,高級工程師。曾任大連化學物理學院辦公室副主任、研究發展部副主任。現已離休。
 
Copyright ? 2006-2019.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