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新11选5技巧 深深緬懷張大煜所長
首頁
張大煜傳
紀念活動
回憶評說
往期講座
專項基金
聯系我們
 
  回憶評說
 
深深緬懷張大煜所長
 
李文釗

在張大煜所長誕辰100周年之際,作為曾經得到過他老人家親切關懷悉心教導的一個后輩,更加充滿感激之情,深深地懷念他老人家。

張所長讓我回化物所

1957年春到1958年秋,我曾作為留蘇預備研究生,按當時高教部的要求,來到大連石油研究所進行近一年半的科研實踐進修。先在石油化學室陳汝熙先生組,后到催化過程室肖光琰先生組參加了幾項科研工作。當時我只是一個22歲的進修生,除了在大會上見到過張所長外,沒有更多的交往。

1962年夏,我在前蘇聯莫斯科大學化學系催化原子集團理論創始人庫巴捷夫教授處,完成了論文答辯,獲蘇聯化學科學副博士學位后回到北京,等待分配工作。考慮到愛人張盈珍(1956年考取北京石油學院副博士研究生,師從楊光華先生)已于1961年畢業,并留校任教,我選擇了去北京化學所陶宏先生組(他是蘇聯著名催化多位理論創始人巴朗琴教授早期的中國留學生,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之子),陶先生熱情相邀,并向科學院干部局打了報告。
不知道張所長從哪里知道我已回國,7月的某一天,他利用在北京開會的機會,通過院干部局約我到民族飯店見他,記得當時朱葆琳先生也在座。張所長告訴我說:大連所催化基礎好,你學催化的,一定會有用武之地,進步也會更快。你愛人工作問題我已向干部局,也向曹本熹先生(時任北京石油學院副院長、科學院學部委員)講了,請他們支持,早日調來大連。張所長親切的話語,讓我們深受感動,我們聽從了張所長的建議,我于1962年10月來到了化物所肖光琰先生組,盈珍也于1964年從北京來到大連,很快參加了張所長親自領導的合成氨三個催化劑的大會戰。從此開始了我們兩人在大連化物所長達40年的科研生涯。

回想起來,張所長當時60歲,德高望重,百事纏身,還如此關心和重視年輕人員的發展前途。聯系到他在1949年前后,不辭辛苦到南方吸收一大批年輕人才,化物所有今天這樣的發展是他始終不渝、不遺余力、關注吸收人才的結果。我們不能不由衷地感謝他老人家的高瞻遠矚。

張所長組織我們聯合攻關219加氫裂化催化劑

1964年前后蘇聯停止供應我國急需的航空煤油和低凝柴油,石油部將研制加氫裂化催化劑制取航空煤油和低凝柴油的任務同時下達給我所和撫順石油研究所,明確提出打擂臺。張所長把林勵吾、張馥良先生的121組和我所在的肖光琰先生的205組組織起來聯合攻關,以發揮催化劑制備、表征和工藝多種研究力量的聯合優勢。
肖先生根據多年從事硅酸鋁催化劑研究積累和烴類大分子反應的特點,提出制備大孔高鋁硅鋁載體的設想,同時利用本組多年在表面積,孔結構和酸性測定方面的經驗,成功地指導了219催化劑載體的研制。1965年在侯祥麟先生代表石油部主持的撫順打擂臺的會議上,雙方報告了各自攻關結果,會議最終認為大連的219催化劑和撫順的127催化劑都有很大的進展。鑒于時間緊迫,決定219催化劑先進行中試,后來經過緊張的中試和建廠工作,終于在1967年于大慶建成了38萬噸/年的加氫裂化裝置,勝利完成了國家交給的任務。
記得會后和侯先生、張所長同車從撫順回沈陽的途中,侯老對張所長說“化物所工作做得好,數據有說服力”。
張所長堅持理論結合實際,善于把全所研究力量組織起來,進行重大項目聯合攻關的功績將永遠載入化物所的史冊,也永遠是化物所的一筆寶貴財富。
1965年10月的一天,張所長叫我去他辦公室說,根據中國-阿爾巴尼亞科技合作協定,院外事局安排他12月初去國立地拉那大學訪問講學,為期10天,但恰與全國人大會沖突,他已向院里建議并已經院同意由我代他執行這項任務,要我快作準備。當時我一聽就懵了,無論從學術水平和聲望,還是年齡和身份(30歲的助理研究員),這差距實在太大了,我怎么能替代呢!張所長和顏悅色地做我的工作:"當年蘇聯專家到中國來,也都是一些年輕人,你不用怕,你會俄文,他們那里也通俄文,正好,不會有問題的"。正是在他的鼓勵下,我根據自己的學識水平和身份,提出了一個兩個月的訪問計劃,把原來的講學改為講催化課和建設催化實驗室。在張所長全力支持下,我于12月初去阿爾巴尼亞時就帶上了劉興信師傅吹制的石英反應管、進料器以及陶瓷工廠師傅制作的反應爐。
在到達地拉那機場時,地拉那大學自然科學系物理化學教研室主任、一位留法老教授,副主任、阿利雅副教授(當時阿政治局委員阿利雅的夫人)等有禮貌地歡迎了我,但他們不免流露出的驚訝之情我也感覺到了。
兩個月里,除每周兩次講課外,利用阿本國的鋁礬土凈制了阿國廣泛使用的含硫汽油,還制出了氧化鋁、硅酸鋁,帶去的裝置都用上了,建起了催化反應裝置,進行了脫水和裂化反應,初步開始了催化研究工作。阿方對我的工作表示滿意,臨走前阿教育部長接見了我,當時許建國大使也在座。

1966年2月在所大走廊碰見了張所長,他高興地告訴我,阿方給科學院來信表揚你了,后來張所長把這封信發表在所里的大黑板報上。至此,我幾個月來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情才算平靜下來。我總是為張所長敢于相信和支持年輕人,并處處為他們的成長開辟道路的廣闊胸懷所感動,他也永遠激勵我要善待年輕人,為了我國科學事業的發展要甘為人梯。

張所長叫我做硝基胍炸藥

1965年夏,一天張所長從北京剛出差回來就叫我去他辦公室說:為了國防需要,他向聶榮臻元帥(時任國防科委主任)建議了一個“平戰結合”的新型炸藥-硝基胍的課題,就是以和平時期生產的硝酸和尿素為原料,經催化脫水制成硝基胍,這樣一到戰時就可用它來生產炸藥。聶帥非常贊同,讓科學院快點做。當時分工是上海有機所二部進行釜式合成硝基胍,我們則進行催化連續法生產硝基胍研究,后者如能突破,無疑效率會更高。張所長讓我盡快組建一個新組進行攻關,這個組迅速匯集了歷仁韜、陳希文和謝炳炎等研究人員在七館一處廠房(后來是所澡堂)開展了工作。實驗期間張所長一直關心實驗的進展,常常來看望和鼓勵我們,正是在他的全力支持下,大連市科委也很快批準了建設百噸級中試車間的項目,并落實了經費。經過大家努力,1966年底在金州亮甲店化肥廠建成了一個年生產百噸硝基胍的車間,開車一次成功,得到了合格產品。引起軍工部門的重視,并讓當時北京化工設計院七室設計了3000噸/年的生產廠,選址江西贛州,遺憾的是受“文革”影響,項目被迫終止。由于硝基胍研制是服務于我國防建設的獨立自主研發的成果,該項目于1978年獲中國科學院重大成果獎。

張所長時時處處聯系國家安危,堅持科學為國家建設服務的愛國主義精神,以及善于駕馭催化科學知識應用實際正確選題的科學精神,是我們后輩永遠要學習的,他鼓勵我們不斷創新,不斷前進。

張所長為我寫洪堡基金學者推薦信

1979年底,張所長知道我在申請德國洪堡基金時,他非常高興中國和德國的科學技術交流經過長期停頓后又重新啟動。他告訴我,你去德國好,德國人嚴謹,科學有傳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他親自口授俞稼鏞同志(張所長在科學院感光所的主要助手)為我寫了熱情的推薦信。張所長堅持信要用德文來寫,在信中他首先寫下了,他1933年在德國德累斯頓工業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對德國和德國科學有很美好的回憶,同時表達了對中德科技重新合作的喜悅。可以想象這封推薦信在我申請獲得批準過程中的重要份量。我衷心感謝張所長在耄耋之年,仍然如此熱心地幫助后輩,同時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作為一位真正的科學家,那種置身于國際科學大家庭中,致力于國際科技交流的始終不移的情結。
敬愛的張大煜所長,我們永遠懷念您。
 
作者簡介:男,1935年3月出生,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曾任研究所副所長(1983-1994)。
 
Copyright ? 2006-2019. 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管理